岑兮

全幼儿园最可爱

张起灵x你


我生病了。早上起来喉咙疼鼻子塞,嘴里还长了溃疡,脑袋有些晕乎,拖着软趴趴的身子爬下床。
张大爷正擦着汗往屋里走,瞧见我往他那撞,便一把搂住我。刚落到他怀里,我就感觉到他周围的气压低了不少,抬眸便望见他有些责备的眼神。
量了一下体温,没有发烧,这才让他的脸色有了些好转。我不想去医院,在我的再三要求之下,他还是妥协了。给我倒了杯热水,帮我去药店买药。
我躺在床上看手机,刚好刷到一个视频,讲的是男朋友口中的“多喝热水”梗,以及女孩子们的应对方式。
“当男朋友对你说多喝热水的时候怎么回答。告诉他我嗓子眼里起泡了,他要再让你多喝热水你就打他,他要和你说那你多喝凉水,你就让他滚蛋!”
我不禁笑出声来,心里暗念道,还好张大爷话不多,他一般都附着于实际行动,不至于说什么多喝热水之类的话。要是我工作忙,给他打电话说我感冒了,像他这样的人,哪怕和我说一句多喝热水,我也已经hin开心了好不好。
张大爷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拎着给我买的药。吃完药之后我继续瘫在床上玩手机,张大爷靠在床头看着我发呆。早上起的太早,身子难受的睡不着,现在困意更浓了。连玩手机迷迷糊糊的,有几次还差点砸脸。张大爷果断把我的手机拿走,给我盖上被子,让我睡觉。
一觉睡到了下午将近一点多。醒来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喉咙又痛又肿,想开口叫张大爷,却一下子没发出声来,好像这块儿塞了什么东西似的,难受的要死。我从床上爬起来,拿起矮桌上的药和水往嘴里猛塞,连吞药都疼的厉害。强忍着咽下去,我拿出含片放在喉咙口,转身就去找张大爷。说实话,还从来没有人,能让我在生病的时候那么依赖。
无奈实在太难受了,我只好乖乖地任由张大爷拖去了医院。一路上,他的脸色阴沉的让我有些脊背发凉,给司机师傅吓得一嘚瑟。医生说是病毒性感冒,我什么时候被病毒传染啦!抽了点血,配了点药,这才折腾完了回家。
回去之后,张大爷把冰箱里的粥热了一下端给我。还真没看出来啊,这个老小子倒也算是个暖男,还知道在我睡觉的时候帮我煮粥。
喝完粥半个小时,他把刚配的药拿出来,三种是吞片,一种是冲剂。我拿起那个盒子的时候,就后悔为什么没和医生说都配吞片了,冲剂一般都很苦。
张大爷倒了杯热水,拿了一个汤勺,把粉末状的冲剂倒在勺子上,用筷子沾了点热水搅开。我静静地看着他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我。我的天不是吧,这个看颜色就很苦啊。我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委屈。
“张嘴。”噢!我亲爱的哑爸爸,臣妾他妈做不到啊……我想接过他手里的勺子,可他不放手,逃跑什么的不存在的,我还能咋滴…听话,喝药……
“咽下去。”嘻…嘻嘻…哑爸爸,你瞧你,这话说的……淘气。
呜呜呜麻麻…
我一点儿都不想吐我一点儿都不想吐我一点儿都不想吐……这个时候心理自我安慰就很重要,“咕嘟”一声,劳资半口气也差不多一块下去了……嘴里弥漫着药的味道,苦得我直皱眉头,一脸僵住的表情,自己想想都搞笑,拿起边上的水就往嘴里灌。张大爷放下勺子看着我,摸了摸我的脑袋,眼眸透出了一丝笑意。
???好笑吗??不!
今天不想个办法把这药给扔出去,这日子是没法儿过了。
他看了看我放下的空水杯,又看了看我被药苦得有些湿润的眼眶,起身开始收拾勺子和杯子,眸中仍透露着淡淡的笑意。张大爷啊张大爷,你这个小表情,一点儿都不!友!善!
终于度过了着痛苦的5分钟,我躺回床上打了两把游戏,就没什么心思玩下去了。关掉了手机,跑过去扑到旁边陪着我的张大爷怀里,哔哔啵啵地挨个儿给他讲各种游戏的玩法。
讲完游戏讲宠物,喵咪小狗仓鼠龙猫,还有荷兰猪!讲完宠物又和他唠了半天关于男女朋友之间的事情。“现代的小青年谈恋爱,和老一辈的爱情故事差别可大着呢。现在……”
我在他怀里自顾自地讲个不停,他静静地抱着我,看着地板。偶尔当我说“而且你知道吗”这几个字的时候,张大爷会盯着我的眼睛看一阵。讲到好玩的地方,我会一下子坐起来,给他比划。讲累了我就抱着他身上随便嘀咕嘀咕,不管自己的口齿清不清楚,不管有没有因为鼻塞影响发音,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明白。
吃完药的时候差不多三点三刻不到一点,我一直讲到5:40去做晚饭。全程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不知道他听明白了多少。讲到最后,我也开始好奇为什么我会有那么多的屁话。
生着病呢,说话不动脑子,也没什么心思去调戏张大爷,这算是我挺真实的样子了。不知道张大爷此时此刻的内心os是什么,从他的眸中,我连个屁都没读出来,估计他也没在听。
吃完晚饭,我早早的就洗完了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影桥段中,男主女主拥吻,看得我真是激动的啊。突然,张大爷走过来将手中的杯子放在面前的玻璃桌上,坐在我边上搂住我,落下了一记温柔的吻在我的唇上。
“多喝水。”
What?!望见我震惊的目光,他露出了一脸“怎么了嘛”的表情。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下午的话,他都听着呢。
怎么办呢。这个时候要是怂的话,我很没面子啊。想了想自己下午说的那么多屁话了,还有之前我对张大爷的各种调戏吃豆腐行为,现在哪怕再不要脸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我做出了这一天中非常重要的决定!
索吻!
“热水不好喝,没味道,太不走心。我要你的吻,而且是特别走心特别实在的那种。对我的病一定特别有帮助!而且你说,你抵抗力那么好,一定不会被我传染的,对吧。”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我,就是那么的帅(shen)气(jing)。
张大爷起身站在我面前,淡定地附身撑在了我身旁两侧的沙发背上,盯着我看了几秒。他什么都没说,没有丝毫的征兆,侧头就是一个吻,实实在在地落到了我的唇上。深入浅出,全是他的气息。这个吻特别的漫长,漫长到让我循序渐进地随着它调动了感情。在世界之外,他和我仿佛已经度过了这一生。
吻到一半,梦境被打断,张大爷轻轻的扣住我的肩,将我慢慢分开了这个吻。我望见他深邃的眸子里,透不出一点光来。我感觉到他的呼吸似乎在变快,还有……领口的麒麟。
他松开了我的肩,重新坐到我边上,又回到了木头的状态。过了十几分钟,他的呼吸才慢慢平稳下来。
我心里偷笑着,这次算是撩到他了吧。

张起灵x你

张大爷每天都醒的特别早,无论外面是晴天多云刮风暴雨打雷下雪,他都五点准时睁眼,穿上衣服洗漱完就开始在院子里面晨练了。
我起床的时间不定,当然睡觉的时间也不定。由于工作的原因,有几次我五点多才到家,亲眼目睹了他对于那两根手指的练习之后,我连着整整两个多星期没敢搞恶作剧闹他……
我滴个乖乖,张家人太可怕。
你别看这个家伙平时面无表情冷冰冰,其实他有的时候挺可爱的。我偶尔会给他看一些现代年轻人拍的短视频,他总是以一种无法理解的神情,淡定地望着我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
“要不我们两也拍个手势舞吧!”他听了我这话,瞥了一眼他那两根比普通人长了一截的手指,又看向了我,那神情像是在对我说,“你确定?”
我倒是跟他拍过几个手势舞的视频,不过没有发布。一方面呢,是为了不把我的粉丝给吓跑!另一方面呢……是因为拍完之后,我就不太舍得让别人看了。你一定想象不到,张大爷的手指,比心的时候有多好看!
我经常和他开玩笑说,你那么高冷,是不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百岁老人一点啊!不过想想也是,太疯疯癫癫的话不符合他的气质。
平时在家,他负责做午饭,我负责做晚饭。和他吃饭的时候,我偶尔会假装悄咪咪,实则明目张胆地把筷子伸到他的碗里,或者夹他筷子上的菜。他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不恼,也不阻止我。望见我吃着他的食物还一脸无辜的样子,盯了我两秒,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我倒不是幼稚,但有的时候就是想逗逗他,调戏调戏他。谁让他长着这么一张脸,却百年如一日的守身如玉呢。类似于禁欲系之类的诱惑,我其实也不怎么感兴趣。但要是对象换成张大爷的话,那我还真就不一定了啊。
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是怎么过的,就算我跑过去问他,他也不会说的。我估计他也就发发呆,睡睡觉,料理一下花花草草什么的。但是只要我在家,一定会想尽了办法,不让他闲着。当然啦,除非他不理我…他要是不理我,难不成还要我还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理我吗?你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
开玩笑的啦,张大爷才不会那么凶巴巴的对我呢,他可温柔了。
吃好午饭一个小时左右,他会躺在摇椅上睡午觉,院子里的小凉亭可是个用来睡午觉的胜地。哪怕睡不着也好,他闭目养神就可以闭上两个小时甚至三个小时!这个时候我就很无聊了呀……
那么怎么办嘞?我只好去烦烦他了呀。迈着小步子跑过去,爬到他身上,像只八抓鱼一样缠着他。
张大爷身上有股特别好闻的味道,比那些名牌香水好闻多了。他的周围总是萦绕着让人依赖的安全感,更重要的是,绝对不会有虫子咬我。有张大爷的地方就没有虫子!天然蚊香,无刺激还无荧光剂!趴在他胸口,听着他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心情好到飞起~
没趴一会儿,我就开始不安分了。揉揉他的侧腰,摸摸他的腹肌,把脸埋进他的颈肩一阵乱蹭。对于我这时不时耍耍小流氓的样子,张大爷也是见怪不怪了。偶尔也得索个吻什么的,撅起嘴巴,隔着空气就么么么地往他脸上凑。
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我恶意卖萌的表情有些好笑,他淡漠的眉间竟流露出了一丝小小的忍俊不禁,任由我一口把哈喇子嘬他脸上。
下午来了场大雨,我便和他呆在屋里,他看着外面发呆,我看着手机解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下子突发奇想,和他玩起了自拍。你还别说,这个闷油瓶挺上照的。虽然都已经那么大年龄了,皮肤质量居然和我差不多,我真的是想破脑袋都不会知道为什么。
我用手肘拱拱他,让他配合一下我。他倒还真的配合地对着镜头微笑,那个眼神给我撩的啊!还没拍几张照片呢,我就终止了和他的这项交流。捂心口……张大爷杀伤力太强,我不行了。这一天下来,那么多次的张氏美颜暴击,我这心脏还要不要了。鼻血流多了会晕厥的。
哼着歌,看看书,时不时望望外面的雨景,就这么度过一整个清闲的午后。差不多到五点一刻左右,我会去做晚饭。但要是我坐在躺椅上睡着了,那就得委屈一下张大爷帮忙完成了。
我做晚饭的时候,他常常会来厨房帮我打下手。门铃响起,两个蹭饭的家伙来了。胖子一边调侃我把张大爷当成小媳妇放在家里,一边开了瓶啤酒,满上了四个杯子,小天真同志则是来厨房拿碗筷什么的。四个人忙乎了一阵,六点钟准时开饭。我算是发觉了,胖子在的地方,永远没有冷场这一说。
吃着聊着玩着,他们走的时候也将近10点了。我洗完碗筷,张大爷刚好从浴室出来。他腰上系着一条浴巾,身上的麒麟全都显了出来,衬得肌肉线条愈发的迷人。我猛地心头一紧,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口水,回房间拿衣服洗澡。心里不停叨叨着,美色误人啊……
洗完澡回到房间,我拖着疲惫的身子爬进了被子。八抓鱼般的体质让我特别自觉地缠住了张大爷,一股困意瞬间充斥着我整个大脑系统。我轻轻地用脸蹭了蹭他,迷迷糊糊地道了句晚安。
睡梦中仿佛有一个人,温柔的吻上我的额头,在耳边轻声说着。
“晚安”。






2018.8.30
晚安⭐️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八章🌸
上完了一天的课,孩子们正在花园里面散步。突然之间,校园广播紧急播报着他们几个人的名字。
“请以下四位同学速到校门口!”
“怎么回事啊?”孩子们面面相觑,担心着这条突如其来的广播传递给他们的消息,会是什么事情呢?
“那是……亚瑟!”他们匆匆忙忙地赶到校门口,远远的望见了一艘直升机,以及上面的金发少年。
“冒险协会传来了通知,你们的引导者大概率被鬼影迷踪带走了。协会已经派人去找了,我想了想,还是打算把你们接过去,暂时代替你们的引导者,做一下关于雅木岛上的工作。”亚瑟的神情有些急迫,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看得出来,事发突然,冒险协会并没有充足的准备。
“也就是说,唐晓翼和秦婉沫被鬼影迷踪带走了!?”墨多多此时震惊的,嘴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那么他们现在有没有危险!”婷婷担心的捏住了裙摆,咬着嘴唇不知所措。“这个倒是不好说,我们现在也并不了解鬼影迷踪的下一步计划。”“总之,我们先赶去雅木岛吧。”查理跳上了直升机,对着下面的小伙伴们说道。
也只好这样了。
“诶?”上去之后,小伙伴们愣在原地,巴巴地看着眼前座位上的人,气场强大的让人无法忽视。“乔治学长!”“乔治对于鬼影迷踪的事情有所了解,让他暂时跟着你们也好多个保障。”亚瑟解释道。
小伙伴们僵坐在位置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乔治身边的大箱子。这还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东西……
“乔…乔治学长,您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关于鬼影迷踪的事情啊。”墨多多鼓起勇气,颤颤巍巍地开了口。
乔治看了他们一眼,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这个问题,你们还是留着问你们的引导者吧。我要是现在告诉你们,估计你们晚上得做噩梦。”他的回答冷的没有一点温度,激得墨多多一个冷颤。
气氛瞬间尬到冰点。
好不容易到了雅木岛,温暖的气温才让小伙伴们有了一些缓和。
“也不知道唐晓翼和姐姐他们怎么样了,我好担心姐姐啊……”婷婷垂着脑袋,不开心的样子委屈巴巴的。
“唐晓翼这个家伙死不了!不会有事的。他一定既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把姐姐给带回来。所以我们要相信他们!”墨多多拍了拍婷婷的肩膀,安慰道。
“亚瑟,唐晓翼他们……”查理走到了亚瑟面前,等待着他回答自己的问题。“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去找,对于鬼影迷踪的目的,协会并没有调查清楚。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及时把事态的发展告诉你们的。”他看着小伙伴们的样子,很是为难,却又无能为力。
“那么我们要做些什么呢?”“目前的话,是代替你们的引导者唐晓翼继续雅木岛上的工作,我会把协会基地的地址给你们,你们可以去那里查找关于鬼影迷踪的线索。如果可以帮助协会查明一些事情,说不定就会有唐晓翼的下落。”
听完了亚瑟的话,墨多多点着头回答:“好!我们一起加油,查明鬼影迷踪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醒来的时候,
天刚好黑了。

我隐约记得,
分手的前几天,
我们两个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条消息都没有发。

我曾经在备忘录里面,
编辑了无数次,
想对他说的话。
可就在分手的那天,
我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我并不记得那天的天气,
也不记得那时候的心情。
我的失恋,
并没有那么伤心欲绝,
轰轰烈烈。

删除好友,
移至黑名单,
利落 干脆。

距离分手到现在
已经一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
我总会刻意地
忽略一些有关他的回忆。

他喜欢熬夜,
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发一条朋友圈,
表达自己的情绪。
而我也因此,
担心错过他的深夜消息,
我不愿意让感觉到孤单。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我总是很顺着他,
从来没有和他吵过架,
也没有问他一些很任性的问题。

每天早上
我都会按时的给他发早安。
等待他回复我的时候,
老是时不时地瞥一眼手机。
就算是在上课的时候,
我也不顾“生命危险”,
生怕他不理我。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早操结束回到教室,
打开手机
在众多的消息里面
看见“老公”两个字的时候,
我偷偷地笑得有多开心。

还有……

还有很多很多…

可是现在
想到那时候的悸动,
心就会猛的一紧。
想表达自己的感受,
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人呢
总喜欢得不到的,
太廉价的东西,
往往得不到珍惜。
你是这样,我是这样,
所有人都是。

太过卑微,
结局也终究是卑微的。
我不愿意有那样的结局,
也承担不起那样的后果。

于是,
在七月
普普通通的一天,
我悄悄的
离开了你的世界。

现在,
我不会再去听和他在一起时候
最喜欢的歌;
我不会再去追忆过去
他对我说过的话;
我也不想再花心思
思索他曾经对我的感情。

我若无其事的,
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害怕情绪会突然之间放大,
我害怕那个时候对他的喜欢
会突然攻占我内心深处
最坚固的防线。
我不愿意细心地去感受我们的结局。
我也不愿意为了他
再掉眼泪。

千万不要过度的
爱一个不爱你的人。
爱而不得的痛苦
不在于他不爱你,
而在于
痛失所爱后,
还弄丢了自己。

无论结局怎么样,
无论我们怎么样,
我都很感谢你的出现,
惊艳了我过去的全世界。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我终于可以不再想你了。”



2018.8.25.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七章🌸
“你说这么大个学校是怎么建成的啊,设计这个学校的人还真够费心的了。”墨多多一行人走在圣斯汀的花园里,他们正要去食堂那里吃饭。
“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是一维动物啊。脑子一根筋。圣斯汀学院的建筑,可是世界四大著名冒险家亲自设计的,但是非常庄严神圣的啦!”查理翻翻白眼,对着墨多多无奈地摇了摇头。
“诶?那个是乔治学长嘛。”婷婷指了指他们前面不远处的红发少年。“诶!还真的是那个家伙,你们看,乔尼也在呢!”“不如去打个招呼吧!”说罢,墨多多便“一马当先”地向那里走了过去。
注意到了来人,乔治侧头向他们的方向瞥了瞥。“乔治学长,乔尼,那么巧啊,你们也来吃午饭的吗?”乔尼看了看小伙伴们,露出了一个很牵强的笑容。
不用猜都知道,让乔尼心情低落的罪魁祸首是谁了。
“乔治学长,请问乔尼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婷婷礼貌地上前询问道。乔尼向婷婷投来了感激的目光,心情稍稍有了些慰藉,抬眸撞上了乔治冷冰冰的目光,被一个眼神给盯了回来。
他没有回答婷婷的话,而是看着手里的本子上,老师用红笔写着的两行字,皱着的眉头,流露出了他的生气。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会长!”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叫唤,红发党的那个胖子对着乔治招了招手。他一定不知道,此时此刻,乔尼和小伙伴们有多感谢他呢!
乔治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转眸看着面前的乔尼,道:“下不为例,吃完饭之后马上补好,听见了没有。”乔尼乖乖地点点头,结果了哥哥手中的作业本,抬眸目送他朝那个胖子走去。
“你哥怎么了?怎么回事啊,他让你补什么呀。”小伙伴们围着乔尼好奇地问道。“我…我昨天放学的时候,同学催我和他们一起走。我当时太着急了,作业没抄齐……漏了两项。”乔尼耷拉着脑袋,“结果今天老师就告诉了我哥……”
“好了好了,不要难过了。一会儿吃完饭,大不了我们陪着你补完不就好啦!”墨多多勾着乔尼的肩膀,无视了他身后小伙伴们鄙夷的眼神。
这个墨多多,说得好像他每次都按时交作业似的。果然不是同班同学,我差点儿就被他给忽悠了。








本周的周更来啦❤️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六章🌸
如果只是分布在岛上伺机行动的鬼影,怎么可能在一个地方安排那么多的人,就算他们人员充足,那也不可能将专门对付野兽的麻醉剂,都准备的那么妥妥贴贴。只有可能是故意在这里候着,等到狼王与它随行的两个冒险者来到这里,再将其一网打尽。
那他们是怎么就那么巧的猜到,今天晚上我们会来这里的。一瞬间,岑兮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协会里面有鬼影迷踪的卧底。
协会传来的信息只是交代了任务地点,但对于具体任务,短信上并没有任何描述。呆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见到接头人。这条短信只可能是鬼影迷踪的卧底发来的,而真正的任务短信已经被他们窃取了。他们只是盗用了协会的标记,给唐晓翼传递了一份假的信息。那么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在这个岛上的另一个地方,根本没有任何冒险者执行任务。而那个地方,或许正在被鬼影侵略。
岑兮瞥了一眼唐晓翼,像是在问他怎么办。没等他回应,和她过招的那个女人就一个反手擒住了她。瑞尔沃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那个女人放开岑兮。“筱雨,别这样,对她温柔点。”他瞥了瞥身边的众多部下,他们便让出一条路。“唐队长,跟我们走吧。”
远处的金发女人收起了手上的麻醉手枪,径直走来,细细打量了一番岑兮,站到了唐晓翼的面前。她的嘴角若隐若现地勾着笑意,伸手附上他的右肩,顺着他精美的唐装袖口慢慢滑下去。漂亮的手轻轻摸上了他的手背,眸中的光千娇百媚,一个翻转夺下藏银刀。
随后她走到唐晓翼背后,像是守卫逼着他往前走。“Riley,你这样对他让我很是无奈呢!”瑞尔沃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眼神带有些醋意,眨眨眼睛走向了岑兮身后,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把他们带回去。”说罢,他推着岑兮就往前走,完完全全无视了唐晓翼眼底透出的一丝冷漠,以及Riley幸灾乐祸的笑容。
“瑞尔沃先生,这只狼和这几个冒险者怎么办。”那个叫筱雨的东方女人看了看地上的洛基,还有那几个被绑着的瑟瑟发抖的冒险者。“这几个废物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就丢到海里去吧。至于这只已经绝种的狼王,直接带回大本营交给金老板就好了。”
身后的几个鬼影迷踪成员走了过去,将那几个孩子拎以来,打开手电就往树林走去。“等等。”唐晓翼转头制止了他们的动作,“不就是想要冒险协会的情报吗?我可以给你们相关的信息,但前提条件是你们得放这几个家伙离开。”
瑞尔沃搭在岑兮肩上的手,轻轻绕上了她背后的秀发把玩着,心不在焉地回答:“我放了人,你不说了可怎么办呢?”“难道你觉得真的把他们丢到海里,我就会告诉你了吗。”唐晓翼双手抱胸对着他挑挑眉,目光落到那只发间的手上,不满地眯了眯眼睛。“我可以放了他们,到时候你要是不说……”瑞尔沃的目光向上移了点,看着岑兮地耳朵轻笑道,“我就对她下手了。”“一言为定,你就先放人。”唐晓翼瞥着那几个吓得发愣的冒险者,爽快的答应了瑞尔沃的条件。
虽然我很生气,但不得不承认现在这种情况下,唐晓翼做出的选择是对的。岑兮无奈地撇撇嘴,想着反正给他背黑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干脆就没有什么表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暗搓搓地心里想着,他要是救了这些冒险者之后牺牲掉我,保护协会的情报,我做鬼也要把这个家伙neng死泄愤。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五章🌸
黑暗的气氛压抑着所有人的心,突然之间,三声响彻云霄的枪声划破天际。尖叫声,呼喊声,破碎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恐怖的气氛席卷了整个菲洱小镇。
唐晓翼向前一步,将岑兮揽到自己身边,随即洛基叼住她的衣服甩到背上,仰起头一声狼鸣。
他们所站里的位置是在小镇的中心地带,刚才的三声枪响距离他们的位置大约50到100米左右。洛基的狼鸣可以吸引敌方注意,且掩护了其他人的撤离。
“传说中的基奈山狼,果真名不虚传,威风凛凛。”带有异国口音的中国话响起,小镇中心的灯光被点亮,瑞尔沃笑吟吟地看着洛基以及它身边的两人。
“看来你们冒险协会里面,并不是所有执行特殊任务的冒险者,都同一个等级。”说罢,他指了指狼王身后的那个店铺门口,参加此次任务的另外两个破谜者被五花大绑。男的脸上有伤,像是被人揍了几拳,女人嘴角也挂着血迹,手臂和大腿上被划伤了好几处。
“还有一个索性逃走了,不过没事,我们的人已经追过去了,很快就能抓到。也不知道你们协会派他们来干嘛,来搞笑吗。既没身手,又没胆量。”瑞尔沃似乎胜券在握的感觉,看着洛基背上的岑兮,他勾起了一抹略带奸诈的坏笑。“宝贝儿,你的伤那么快好了?看来唐队长很体贴啊,一看就知道没少照顾过人。”
“美国佬,现在你居然还有心思调侃她。用之前讽刺过墨多多的一句话,你的母语,以为‘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天不怕地不怕。搞定了两个笨蛋就觉得自己无敌了,就觉得自己无人可比拟了。哥们儿,你才是来搞笑的吧。”唐晓翼翻翻白眼,一脸看傻|比的表情看着他。
岑兮暗暗地瞥了一眼他,不得不承认,这货的毒舌功夫只增不减啊。“唐队长,上次不算数啊。你这妞出手了,二打一不公平吧。”唐晓翼闻言笑了笑,一脸的不屑展露无疑。“就算她不出手,你的结局也不会有所改变的。”
“不不不,我的意思可不是单挑。”听了唐晓翼的话,瑞尔沃的神情有些不悦,他勉强挂起笑容,摆摆手道,“你们上次对我不公平,这次我也要对你们不公平,这样我心里才平衡嘛!”
随着他话语的落下,周围的黑暗渐渐亮起,在他们的左边还站着三个人。两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和一个有着东方女性特征的女人。他们的手臂上都清清楚楚地纹着鬼影迷踪的标记。“给我上!抓住他们。”随着瑞尔沃的话语,他们三个猛地向唐晓翼他们发起了攻击。
狼王说时迟那时快,低吼一声向左边的三个人扑去。它的大尾一扫,三人便被甩到了一边。在洛基的面前,好像什么都显得很渺小似的。
岑兮揉了揉洛基的脑袋,回头看了看唐晓翼,他和瑞尔沃正打得不可开交。一眨眼功夫,那三个倒地的人如同机器一般,仿佛没有痛感,直勾勾地从地上爬起里再次进攻。两个男人冲向了洛基,那个女人则是瞥了一眼岑兮,掉头向着被绑在店铺门口的两个破谜者冲去。
她是想要把我和洛基分开。岑兮很快的反应过来,可无奈的事那两个破谜者实在太弱鸡,有什么办法,只好去救他们了呀。岑兮一个翻身从洛基背上下来,奔着他们两个的方向跑去。
岑兮和她的战斗有些吃力,不过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也很吃力。几个利落的回击之后,岑兮卸下了这个女人手上的刀,转手用劲一翻,砍断了那两个破谜者身上的绳子。
这时候,她听见身后的响动。“洛基!”突然传来了唐晓翼的喊声。当她撂倒眼前的这个女人,转头才发现,洛基呜着声倒在地上。始作俑者并不是那两个倒在地上的外国男人,而是他们后面出现的一个金发女郎。她的腰间别着一把手枪,拿在嘴边的,是类似于吹针一样的东西,让野兽瞬间倒下的,大概率是麻醉剂。没等她反应过来,地上的女人猛地站起来,夺过她手中的刀,指着她的脖子。
“北莱。”瑞尔沃的声音传了过来。岑兮转头看向他,他和唐晓翼像是已经打了一个回合了,两人僵持着,谁也没有先动手。唐晓翼回头看了一眼岑兮,又看向了瑞尔沃,眉头皱了皱。
小镇中心的灯亮了起来,在他们的周围站着十几个鬼影迷踪的人。“哟,看来你们今天为了抓人也是够拼的啊。”唐晓翼出言讽刺道,“这阵势要失败了,还挺丢人的。我是不是应该配合你们一下?”
这话听起来像是玩笑,可唐晓翼的表情却冰冷如霜。岑兮环视了一圈四周,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瑞尔沃笑了笑,看着唐晓翼的眼睛,赞同的点了点头。
岑兮瞥了瞥地上的洛基,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表情也慢慢的开始变化。不光是冷淡,还有一丝隐忍的气愤。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四章🌸
夜幕降临,海面上再次卷起了层层浪花。岑兮走出去,在别墅门口徘徊了几圈。这次的任务的地点是岛上的菲洱小镇。协会一共派去了五个人,唐晓翼,岑兮,以及其他队的三个成员。鬼影迷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行动,所以他们必须随时随地打起十二分精神。
“算了,还是不等他了,我自己走。”她嘀咕了一句,还是觉得早上刚吵过,现在等他太没风度了。好在别墅外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环岛观光的游览车站,她可以搭车跟着人家走环岛大道过去。
没等一会,车子就来了。它四周的车顶上挂着亮闪闪的彩色小灯。里面坐着许多人,男女老少都有。由于走得是大路,这一路上灯火通明。岑兮之前走过一次这条路,现在看起来,好像确实比记忆中的这里更好看了。
菲洱小镇在岛上的中心地带,它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同的小镇派对,这里的人们也都十分热情好客。
岑兮在广场上转悠了几圈,坐在一家咖啡店门口看手机。唐晓翼还没有来,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广场响起了音乐,小镇人民的夜生活开始了。
拥挤的人潮之中,她看见了那匹雪白的狼王,狼背上风流倜傥的少年,以及四周灯火通明的风景。他驾驭着这匹狂野的兽物,缓缓向她走来。岑兮轻轻笑了笑,内心狂喜着,我还比你快呢!
“我看着了挺安全的,要不回去吧。”她瞥瞥四周,伸了个懒腰起身没走几步,衣角就被拎住了往回拽。
“诶,洛基你干嘛呢。”她扯扯洛基口中的衣服,目光移向了洛基背上,那个一脸不屑的看着她的家伙。“你工作就不能认真点吗。”唐晓翼从狼背上跳下来,靠在它身上看着岑兮,“就你这工作态度,我还让你来干嘛啊。”
“唐大少爷,我也没说我要来啊。”岑兮摸了摸洛基的脑袋,“既然你嫌我没什么用,我也不愿意留在这里,那倒不如放我走啊。你见不着我,我也见不着你。咱俩谁也不碍着谁,多好!”
唐晓翼眯眯眼睛,双手抱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那可不行啊!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呢比较恶劣。哪怕自己不痛快,也要让别人跟着不痛快。大家一起有难同当,多好!”
你他|吗怎么不去死。
在镇上晃悠了几圈,岑兮有些沉不住气,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唐晓翼。“喂!唐大少爷,这里也没什么怪异的地方啊,谁和你说今天晚上鬼影迷踪要行动的。他们既然有能力设置悬崖机关,那么菲洱小镇对于他们来说,要搞定很容易。”
唐晓翼悠闲地躺在洛基身上,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听了岑兮的话,他也就笑了笑没说什么,搞得岑兮是一脸懵。
这个家伙太过分了!“喂,唐晓翼!你装什么聋啊,我和你说话呐!”岑兮看着他,很明显火气又上来了,“以前希燕和你说话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样?你是不是也不理她?”“希燕可没那么多问题。”
“怎么,说到希燕你倒是吭声了啊,还真是差别对待啊。”听见她这句话,唐晓翼直起身子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无法形容。“原来你这几天不理我,早上还发脾气的原因,是因为希燕啊。”说完,他嘴角的笑容变得更深了。
岑兮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的反应有多无理取闹。回想起刚才的话语,她才清楚的发现,字里行间透露着浓浓的醋意。这…算是在吃醋吗。反正她现在想起那片薰衣草花园,就开心不起来。
岑兮抬眸看着面前的唐晓翼,什么对视的瞬间,仿佛有种特殊的情愫,在两人的视野中流淌。伴着小镇夜晚的光芒,气氛也变得比刚才更柔和了。她的嘴角有丝淡淡的笑意,两个人都那样说话,就这样对视着。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
当这一切都无比融洽的时候,一声爆破响起,整个小镇突然之间陷入黑暗,所有的光亮全部消失。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三章🌸
接下来的几天,岑兮很少和唐晓翼说话,除了任务时的必要,其他时候基本懒得理他。不过唐晓翼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样和她唠。
“你烦不烦。”岑兮瞥了他一眼,不爽的把手里的书本砸向了他。唐晓翼一边轻松地接住书本,一边揉着身旁的洛基,笑眯眯地和她打趣着:“你嫌我烦啊。可以啊,那么晚上的丛林任务我们分头行动好了。”岑兮不满地瞪着他:“是不是觉得我怕黑,就正好可以利用这点欺负我。”她的瞳孔有些朦胧,像是隐含着委屈和怒意,“可以啊,自己去就自己去。”宁可死在里面,都不向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低头。
“呵,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啊?”唐晓翼两手一插,微微皱起的眉头透露出了他些许的不悦,“莫名其妙就生气了,莫名其妙就发脾气。是不是又像之前一样,骄傲自满,盛气凌人,搞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了。”
“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有些谜团都没有解开。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嘛?我答应你来这里,不仅是在为协会做点事情,也是为了我自己当时留下的那些谜团。你无需用这些很低俗的方式,来向我证明我有多差劲啊,我几斤几两,难道说我自己心里没点数嘛!”
“你要真的搞明白这些道理了,那就不可能会有现在我们两个吵架的场面。你就连自己的不足你都看不到,你凭什么就觉得当年的惨剧,全部都是鬼影迷踪造成的?你自己就没有一点点的错误吗?”唐晓翼的语气明显加重了不少,比起之前的讽刺,这些话更像是在训斥。“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两个人都少说几句!”洛基皱了皱眉,连忙出声劝阻,站起身子走到了唐晓翼和岑兮之间。
“我的错误,不需要你来指出!任何人都可以教育我,除了你唐晓翼。”岑兮嘴上倒也不甘示弱,冷冷一笑,直勾勾的盯着洛基身边的人,“拿别人的难处开玩笑,你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很幽默。用别人的往事,别人的伤疤,来讽刺别人。唐晓翼,你真的是太他嘛过分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用希燕她们几个来讽刺你,你还能不能心平气和地跟我说话!所以说,请你先搞清楚自己的态度,再斥责别人的罪过!”说完,她转身就走。
唐晓翼把手中的书随意地丢到了桌上,看着她的方向走过来,然而洛基却拦住了他。“让她一个人静静吧,毕竟有些事情我们都不了解,也没有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
唐晓翼深呼吸一口气,思索了片刻。“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改变一下对她的说话方式啊。总觉得她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就连吵架,好像都没有吵到一条线上的样子。”“你也发现了吧,你们没有吵在同一个话题。”洛基看着唐晓翼笑了笑。
“她不是因为我管她,所以她不服气了和我吵架,那她是因为什么?”他抽出书架上的一本书,“女人真的是麻烦的生物。”

等待花落的翅膀🌸

第三十二章🌸
“这里……”她望着满满的薰衣草庄园,又看了看身边笑眯眯的唐晓翼,心底瞬间一丝感动。“夕阳下的薰衣草林,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她点点头,望着美景的目光泛着阵阵涟漪。“我还挺喜欢薰衣草的,它的香味很安心。”岑兮蹲下去轻轻抚摸了一下,柔柔的花瓣微微摇摆。她转头看向了唐晓翼,“不过我更喜欢樱花,樱花的颜色还有它下落的速度。怎么,你很喜欢薰衣草嘛?那么你知道薰衣草的花语是什么吗。”她像个孩子一般抬起头望着唐晓翼。“我以前有个朋友也很喜欢薰衣草。薰衣草的花语,我记得她好像说的是…等待爱情……守护爱情。”
岑兮看着唐晓翼静静地思索着,当说出爱情两个字的时候,脸颊微微红了。“你那朋友是女的?”岑兮手上悄悄地摘下了一小朵薰衣草,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问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眸子一颤,“希燕…?”
“她很爱很爱薰衣草。”唐晓翼笑了笑,“她死后,我们把她葬在了薰衣草花园中,静静地看着她离开。”“那样的场景,你回忆起来,也一定很难过吧。”岑兮眨眨眼睛,淡淡地说。
唐晓翼摸了摸她的脑袋:“如果你曾经失去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你会不会突然感觉自己一无所有。”“会吧……可能吧。”她淡淡地应着,认真地望着他的眼睛,“那么关于希燕的死,你失去的是什么。”唐晓翼抚在她头上的手慢慢停了下来,他像是在思考,又像是迟钝犹豫了。
岑兮捕捉着他眸中的伤感与遗憾,秀气的眉头开始皱起,心里瞬间一股醋意。手心握紧,小小的薰衣草被她拧开,化成了碎片般的花瓣慢慢地飘落。看着唐晓翼眸中的悲哀,她没有多问,只是淡淡地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脑袋上拿下来。
“你不应该带我来这个地方。”
撂下了这一句话,她转身离开了。唐晓翼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身影,衬着那朵被她捏碎,随风飞扬的花瓣,心跳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他不是一个喜欢浪费时间的人,总是抓紧了每一分一秒。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岑兮占据了他生活中所有零零碎碎的时光。
“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希燕,从前的我,总会什么事情都和你们说,和你们分享我所有的感受。但有的时候,我也会拿出队长的架子,毫不顾忌队员的想法。”站在原地的唐晓翼,对着这片薰衣草林说,“但她的出现,让现在的我会时不时发呆,不由自主地想到她。就连做一件什么事情,我都会下意识的去想,如果是她,她会怎么样。”
这份悸动…好特别。










看懂我的意思了吗 女主吃醋了哦😊